拿個奧運金牌到底能掙多少錢?國家會給多少錢

2016-08-10 21:20 來源:互聯網

  奧運健兒爭金奪銀,地方政府、家鄉企業獎勵頗豐,除了自豪與榮耀,還有哪些邏輯驅使他們砸下重金?經濟之聲里約奧運會特別節目《三人五環》,主持人王冠、央視財經主持人謝穎穎、《北京晚報》體育評論員李戈一起暢聊奧運。

  今天的主題很有意思,叫做“誰不說俺家鄉好”。

  點這里,可以收聽新聞哦↓

拿個奧運金牌到底能“掙”多少錢?

  主持人與嘉賓暢聊奧運(經濟之聲記者 安健 攝)

  謝穎穎:我的家鄉是福建龍巖,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我們龍巖的石智勇、張湘祥、林丹、何雯娜都分別得到了奧運冠軍。我的家鄉其實是一個特別小的山城,然后在龍巖分布著還有其他的幾個縣,比如說有長汀、上杭、永定、連城、武平、漳平等等這些縣。我們剛才說到的這些奧運冠軍也是在不同的縣,但也有龍巖市的。像我剛才提到的石智勇、何雯娜還有張湘祥是住在一條街上的,都是街坊鄰居。這條街叫做和平路。我的幼兒園就是在這條和平路的最北端,然后稍稍往南一點是我的小學,龍巖松濤小學,龍巖松濤小學再往南一點是我的中學龍巖一中,就在龍巖一中南邊一點的小巷子進去就是石智勇的家。

  主持人:為什么龍巖這樣一個小山城會涌現出這么多的奧運大咖?

  謝穎穎:這應該是跟整個培育的機制和觀念有關系吧。像我從小當時就會被少體校選擇去進行訓練,福建省蹦床協會在我上小學的時候,他們找過我,檢查了我的身體條件之后,讓我去蹦床,后來我完全不知道蹦床是什么,所以我就沒有去。我記得小學的時候大街小巷大家都在打羽毛球,就是在水泥路上畫了一條線,都沒有網。就是因為有那樣的氛圍,才能有林丹的出現。

拿個奧運金牌到底能“掙”多少錢?

  央視財經主持人謝穎穎(經濟之聲記者 安健 攝)

  主持人:李戈老師是北京人,北京有奧運冠軍吧。

  李戈:這次奧運會就是三個項目五個隊員,雖然項目很少人也不多,但都是精品,個個拿出來拿奧運冠軍的可能性都非常大。比如像乒乓球隊的馬龍,男單、男子團體這是絕對有希望了。羽毛球是張楠,他打男雙和混雙。還有一個就是跳水。但是我補充穎穎的一句話,龍巖在我理解之中好像七八十年代經濟上相對比較落后,那塊兒比較窮困。我覺得像穎穎這樣的年輕人當年只有兩條路,一條路是高考跳出龍門,再一條就是通過體育之門,跳出龍巖,走到全中國,走向全世界。像石智勇、林丹他們,實際上都是這么走出來的,北京作為一個大都市,這一塊實際上是有所欠缺的,北京的孩子受不了那份苦,所以人才現在比較斷檔,很多人才都是從外地引進來的,包括林丹現在屬于我們北京的人才,這次如果拿了冠軍,衛冕了奧運會的男單冠軍,算我們北京的收獲。

  家鄉奧運冠軍大搜索文慧:我出生在內蒙古的烏蘭察布。正因為各地風俗習慣不同,人性格也是不一樣的。內蒙古人更喜歡策馬奔騰,更喜歡自由,藍天白云、恬淡人生,所以奧運冠軍不像龍巖那么厲害,但是有一位不得不說,那就是在北京奧運會81公斤級拳擊比賽中奪得金牌的張小平,這枚金牌是該屆奧運會中國取得的第51枚金牌,可謂是北京奧運會的收官之作。

  天曉:我的老家河南省有太多奧運冠軍了,要是一個一個跟大家說,就像說貫口一樣。我挑幾位大家印象非常深刻的,比如鄧亞萍,因為乒乓球本身是國球,河南也出了非常多的優秀乒乓球運動員,還有劉國梁,現在是國家乒乓球隊的總教練,是中國第一位奧運會、世乒賽和世界杯大滿貫的獲得者。可能是因為河南人口比較多、基數比較大,在各個項目可能都會有獲獎的奧運冠軍,比如陳沖曾經獲得女子跆拳道奧運冠軍,另外賈占波在射擊場上拿過冠軍,孫甜甜在網球場上拿過冠軍。在這,我有個一定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河南籍的運動員寧澤濤,他1993年出生,標準的小鮮肉,身高1米91,體重72公斤,這是讓所有同齡男士都非常嫉妒的好身材,希望更多的朋友們能夠在這屆里約奧運會的賽場上關注寧澤濤。

拿個奧運金牌到底能“掙”多少錢?

  《北京晚報》體育評論員李戈(經濟之聲記者 安健 攝)

  主持人:通過幾位的介紹,大家不難發現,其實各省市都有自己很擅長的項目,而且似乎成為了一種傳統,有的時候真可以說是一個接一個“連樁”。

  李戈: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它是經過差異化的競爭,發現哪個人才適合哪個項目,同時經過長期的培養以后,又形成了一個專才的教練隊伍來挖掘相關的人才。慢慢的積累以后,哪個省市都有各自的擅長(項目)了,完完全全就是在這個項目上長期的培養,形成了一個差異化的優勢。而且你越強的話,你的獎金越多,各種政策越向你傾斜。

  盤點:奧運冠軍獎金TOP5第一位最廣東省,2012年倫敦奧運會落幕之后,廣東省政府聯合廣東體育基金會和贊助商,為七位奧運會冠軍提供了每人500萬元的獎金,還有一輛豪車。

  第二位是山東省,山東省為張繼科的兩枚金牌開出了450萬元的獎勵。  第三位是福建省,給羽毛球王子林丹的獎勵是200萬元,在單枚的金牌獎勵當中,這個力度也是緊隨廣東省的。  第四位是浙江省,葉詩文憑借著兩金一銅的成績,從浙江省政府手里捧回了320萬元的獎金,而同為杭州人的孫楊也拿到了300萬元的獎金。  第五位是云南省、江蘇省、陜西省以及北京市,在最近幾屆奧運會當中,這些省市為奧運會冠軍們開出的獎金也都在百萬級別以上。

  主持人:由這份榜單不難看出,各省市對奧運冠軍的獎勵也體現了當地的綜合經濟實力。那么,為什么各地對于奧運冠軍這么重視?

  李戈:咱們國家現在體育領域里有兩個戰略,這兩個戰略對應的層次是不一樣的。比如說奧運戰略,對應的是國家體育總局,原來的全國體委。還有一個全運戰略,全運戰略對的就是各個省市,包括福建地方的體育局。比如說現在正在進行的是奧運會,那么對應的是國家體育總局,這直接涉及到國家體育總局這四年一個周期過去以后,你這個領導在四年前的一些許諾,你的一些政績等等通過奧運會就能展現出來,這就是你的GDP。

  但是對各省體育局來說,全運戰略來檢驗的是你這四年任期。通過全運會來檢驗你上臺之前的許諾。當然現在這個全運戰略和奧運戰略之間本來沒有聯系,作為省市只關心我的全運戰略,作為國家體育總局是關心奧運戰略。那怎么讓這兩個戰略能內在的勾連起來,那就是通過利益的互相聯動。根據現在國家體育總局規定,簡單來說,一枚奧運會的金牌頂兩枚全運的金牌,這是單人項目。那么,兩人項目、多人項目我只能選一枚金牌。再往下分,還有些小球項目,人數再多也只分兩枚金牌。比如說乒乓球男子團體,三個人打,也只算兩枚全運會金牌,就是三人去除這兩枚金牌,一人合1.3幾幾的一個數,這就很奇葩的一個數字了。還有一種情況,比如說像福建輸送(人才)給解放軍隊了,那輸送的時候,福建說我不能白輸送啊,我給了解放軍,解放軍了這邊有了金牌怎么辦呢?好,按照國家體育總局規定,如果單項的話,給福建計兩枚金牌,如果是兩人或多人項目計一枚金牌,也就是既獎勵解放軍隊爭奪金牌,同時也不委屈福建輸送人才。還有最后一條,如果在奧運會會上你又拿了金牌,而且這個金牌是破了世界記錄,再給你增加一枚全運會的金牌。所以就是在這種比較復雜的、看上去有點奇葩的金牌統計學規定之下,才把這兩個戰略勾連在一塊,使地方體育局和國家體育局之間在這兩個戰略之下大家都有勁,都有好處。目標統一了,你在奧運會爭金奪銀了,那么你在地方上、全運會上就有收獲。所以就出現了一個現象,基本上下一屆全運會還沒打的時候,往往那些輸送人才的大省,像福建,可能在金牌榜上已經有了六塊金牌。

  主持人:這一系列機制的背后,其實是一個特別有趣的經濟學原理,也就是有的時候你考評什么就得到什么。那么這套考評機制怎么設定,就是一個特別生動的博弈論案例,就是我地方利益和全國體育總局的整體國家利益,雙方肯定是有博弈的。我們看到美國男籃夢之隊,庫里、詹姆斯都說我不參加,為什么?因為他們一直打到總決賽的第七場,如果再參加夢之隊,受傷的風險是這些拿著千萬年薪的職業球員無法承擔的。如此看來,美國男籃是否恰恰就缺乏這樣一個補償機制。

  李戈:對,打奧運會17天的賽程,耽誤了我很多職業上的大賽,又影響到我拿獎金,又影響我的運動成績,而到你那兒去,獎金根本就沒有。像廣東一枚金牌五百萬,到歐美的話,這是絕對沒有的,他只能通過自己的職業比賽拿到高額的獎金。所以在這兒一衡量,一比較,經濟學在里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就決定了我去還是不去。

  主持人:其實不光是各地政府對于奧運冠軍的獎勵力度不菲,各地的企業同樣在獎勵奧運冠軍方面非常豪爽和大方。

  梳理:企業獎勵奧運冠軍根據媒體的報道,作為奧運水上項目贊助商的燕京集團重金獎勵獲得北京奧運水上項目金牌的中國運動員。方案是,中國運動員在奧運水上項目上獲得一塊金牌獎勵100萬元,銀牌獎勵50萬元,銅牌獎勵20萬元。

  房地產界任性的案例更多了,綠城集團在杭州為浙江籍奧運冠軍慶功的時候,為孫楊和葉詩文每人提供了一套價值三百萬元的公寓,而且不止于此,自從2000年悉尼奧運會開始,所有斬獲金牌的浙江運動員都獲得了這份獎勵。

 李戈:其實很簡單,我覺得企業唯一要達到的目的是使自己的產品得到最大程度的張揚,哪個能達到這個目標,他就往哪兒投。我們再看奧運會,6號到22號這17天時間肯定是媒體最大的關注焦點,不僅僅在中國,在全世界也是這樣。房地產、啤酒、汽車等等都是快銷的商業產品,定位都非常年輕,所以在這個時候你獎勵寧澤濤五百萬,說讓寧澤濤到我這個樓盤,你隨便可著勁的選,這對一般的潛在消費者太有誘惑力了,起碼粉絲經濟就是一個很強的拉動。那么當然這個廣告我要往這兒投。

  謝穎穎:你可以算一個非常明顯的經濟賬,比如他獎勵一個冠軍五百萬,這個五百萬可以在哪兒做廣告?不同的渠道、不同的時間點,其實這五百萬是沒有多少時間可以讓你展示廣告的。但是如果你在一個世界冠軍身上獎勵了,可能這個世界冠軍和企業的名字是相連在一起的,提起的頻次也就不一樣了。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