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網紅”賣“毒面膜”自稱年收入七位數

2015-04-20 20:42 來源:互聯網
周夢晗微博上有超過10萬粉絲,她將粉絲引入到微信朋友圈里向她們推銷面膜。網絡截圖周夢晗微博上有超過10萬粉絲,她將粉絲引入到微信朋友圈里向她們推銷面膜。網絡截圖
多位購買周夢晗面膜的女士展示微信聊天及轉賬截圖。對于面部出現的不適,周解釋稱是粉刺。受訪者供圖  多位購買周夢晗面膜的女士展示微信聊天及轉賬截圖。對于面部出現的不適,周解釋稱是粉刺。受訪者供圖
周夢晗在微信朋友圈稱,她的面膜產品“效果絕對都是杠杠的”。微信截圖周夢晗在微信朋友圈稱,她的面膜產品“效果絕對都是杠杠的”。微信截圖
一位使用周夢晗面膜的粉絲,就醫診斷結果是接觸性皮炎伴感染。受訪者供圖一位使用周夢晗面膜的粉絲,就醫診斷結果是接觸性皮炎伴感染。受訪者供圖

  ■ 人物簡介

  周夢晗 22歲,河南商丘人,曾赴奧地利留學,回國后通過社交網絡售賣面膜。今年2月,眾多買家投訴其賣劣質面膜致容顏被毀,周銷聲匿跡。網絡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周夢晗賣劣質面膜的話題已有2萬(人次)討論,1445.7萬次閱讀。

  如果不是被眾多粉絲客戶聲討,周夢晗這個“90后”女孩,恐怕仍在“網紅轉戰微商”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積累財富。

  她的微博“壞脾氣公子”的粉絲超過10萬。已無法打開的美拍和微信賬號,之前的粉絲數量也頗為可觀。

  10萬,這個數字形成了一個圈子——營造“網紅”身份,再轉為朋友圈推薦,周夢晗積累了一眾粉絲,也是潛在的買家。

  在自己的圈子里,她成了明星。22歲的周夢晗,賣面膜,發展下線,壯大她的“事業”。她深諳營銷之道,懂得如何利用資源,抓住買家心理,來尋找獲利空間。

  去年11月起,陸續有買家在網絡上曬出面部發紅、長痘甚至長毛的照片,稱使用周夢晗賣的“三無面膜”后皮膚被毀,被醫院診斷為過敏性皮炎和激素依賴性皮炎。

  今年2月初,這個“明星”銷聲匿跡了。

  但朋友圈里和周夢晗一樣的“網紅”們以及她們的“微商事業”,仍在繼續。

  新京報記者 朱柳笛 實習生羅婷 郭琳琳 河南、北京報道

  “神仙姐姐”的三無面膜

  柯靈和她的同伴最近有點煩:她們在尋找周夢晗。

  留給她們的,只有周夢晗曾在各類社交網站活動的痕跡,這些照片和視頻截圖里,周確實是一位美女,皮膚白皙通透、宛若凝脂,竟能看到反光。

  周夢晗號稱使用自家面膜,這曾讓柯靈和眾多買家一樣,堅信這種面膜有奇效,她們陸續從周夢晗的微信號買面膜,并稱呼她為“女神”、“神仙姐姐”。

  一片蠶絲面膜,定價19元。銀色塑料袋包裝上,僅有一個鋼印的生產日期,沒有衛妝準字、生產商、廠址等任何標識。

  周夢晗曾說,面膜的配方源自她認識的一位老中醫,自己再找工廠加工生產。蠶絲是她從國外進口,因為時間倉促,公司在籌備中,所以包裝簡陋,但不久就會正式上市。

  問題爆發在今年年初,一位面膜使用者在微博里開啟了“壞脾氣公子售賣三無產品面膜”的話題,稱使用了周夢晗賣的面膜后,皮膚嚴重過敏。

  “美容成了毀容。”柯靈是受害者之一,在近兩個月內,她搜集近50位受害者的信息。這些姑娘來自全國多個省份,在提供給柯靈的照片里,她們的面部均出現不同程度的紅腫、爆痘,甚至長毛等癥狀。部分使用者的就醫診斷是:過敏性皮炎和激素依賴性皮炎。

  39位投訴者提供的信息顯示,她們買面膜的總額近7萬元。這并不包括周夢晗的下線代理,2名代理人與周夢晗交易的款項,就已經超過5萬元。

  轉眼間,周夢晗“女神”的稱號就變成了“女騙子”。

  此前,她多次保證她賣的面膜絕對不含重金屬、熒光劑等有害成分,“出現問題照價賠償100倍。”

  從2015年2月后,這些承諾就隨著她一起消失了。

  “網紅”背后的伏筆

  在銷售面膜前,周夢晗的另一個身份是“網紅”。探尋周夢晗的“網紅”之路不難發現,她早已提前埋下售賣面膜的伏筆。

  有粉絲曾說,認識周夢晗是在2014年3月微博上的一個熱門話題,“敢露額頭才是美女”。在眾多露額頭女孩的照片里,周的美貌吸引了她,隨即在周夢晗的微博里點了“關注”。

  從那時起,短短幾個月,周的微博粉絲數從原來的八千多漲到十萬多,她們都成了潛在客戶。

  這不是周夢晗第一次刻意在社交網站中積累人氣。周夢晗的前男友曾跟人提及,他曾幫助周去運作微博加V,以及購買粉絲。

  2014年9月1日,天涯上曾出現過一篇名為《美拍上看見一個美女 加了她微博 真的驚為天人 實在太美》的帖子,點擊量高達21911。

  這篇帖子里,發帖人稱偶然發現了周夢晗,并提供了大量她的照片。

  有網友指出,這些照片此前都曾出現周的微博里,而帖子里的都沒有微博水印,懷疑就是周夢晗本人在天涯發帖。

  天涯帖子里提及的“美拍”,是個短視頻社交網站。周夢晗曾在幾個月內拍了41部視頻,其中不少成為廣場熱門視頻。

  受害者程芯記得,周夢晗的美拍粉絲一度達10萬人。

  “美拍”似乎開啟了周夢晗從網絡紅人擺渡到“微商”的旅程。

  她在美拍上多次發布自己敷面膜的視頻,每當有人詢問,便聲稱用的是自家生產的產品。

  她逐漸將美拍的粉絲引入到微博,以及自己售賣面膜的微信小號“小桃心”上。

  直到2月份,程芯突然發現,周夢晗的美拍視頻都被刪光了,賬號也被注銷。所有與其有關的視頻點開即是“您訪問的地址找不到了。”

  奢侈與炫富

  在受害者的講述中,對周夢晗的關注與信任,無一例外來自于她對外公布的人生經歷:“白富美”、獨立、自強。

  周夢晗向人展示的個人信息是:家境富有,15歲遠赴奧地利一所音樂學院求學,攻讀長笛專業。對學業要求頗高,“一直很趕,想比別人早點畢業,以最快的時間達到最好的成績,每個階段都在靠前的位置。”

  周夢晗的家在河南商丘,她曾經的朋友們評價她“算半個富二代”。15歲時,在商丘最好的中學結束初中課程后,周夢晗確實被父母送往奧地利留學。

  周夢晗的父親是中國某銀行商丘分行的副行長,據其同事稱,他的工資收入能擔負女兒出國的費用。

  和周夢晗在維也納結識的蕭吟,對她最深的印象是:生活上的奢侈。

  第一次去周夢晗在維也納租住的房間,蕭吟吃了一驚:維也納22區,靠近市中心,月租金近1000歐元,還專門花錢請了一位留學生為她打掃房間。

  蕭吟回憶,音樂學院課程少,周夢晗的課外時間幾乎都花在逛街、購買護膚品和奢侈品上。最夸張的一次,是周夢晗見到了一個標價1000歐元的水晶杯,杯子看上去并無特別,但因為喜歡,周一口氣買了4個。

  事后,其中一個杯子在她洗澡時不小心摔碎,她還將此事曬在朋友圈里,言辭中透露出并不心疼的意味。

  錢從哪里來,周夢晗并沒透露太多。但據蕭吟所知,除了國內父母的支持,周在國外又結交了一位家境富有的男友,花銷多為對方承擔。

  周夢晗沒有過多地“炫耀”學業。但她在奧地利的同學提供的信息是,周顯然不是自我標榜的“每個階段都在靠前的位置”。她曾有一次學分不夠,要被遣返回國,還曾高價聘請律師,最終得以繼續居留在奧地利。

  面膜事件后,蕭吟特意去周夢晗所在的音樂學院咨詢,才得知周根本沒有畢業就偷偷回國,她口中的“畢業后才回國創業”,其實連周本人的教授都不知情。

  最讓蕭吟氣憤的是周夢晗的謊言,留學期間,周夢晗曾在當地一個華人網上發帖“低價轉讓面膜”,這些面膜多為她購買后還未使用即將過期,或用后有過敏反應的,因為價格低廉,遭遇留學生們的瘋搶。事后,周夢晗曾在微信上對蕭吟說“賣給那些傻子”,并為此得意。

  “離一年8位數不遠了”

  留學經歷持續到2014年夏天,此后,周夢晗回國,正式開啟她在朋友圈的“面膜事業”。

  作為曾經最忠實的買家,初中同學、微信好友李美記得,周夢晗在賣面膜時表現得“十分專業”。

  此前李美曾在微博推薦一款治療嬰兒濕疹的產品,稱可以在面部使用,被周夢晗制止,并私信她這款產品的化學成分表,“我買東西,只看成分。”周說。

  這讓李美信服,“覺得她真的懂。”

  周夢晗曾跟一位好友表述過賣面膜的動機:這么好賺的錢為什么不賺?沒有人會覺得錢多。

  另一位毒面膜的受害者柯靈覺得,周夢晗的言行很像在對人“洗腦”。

  除了在美拍和微博上發送皮膚細膩白皙的照片,以及照片下邊看似不經意“我使用的是自家面膜”的留言外,她平均每天會在朋友圈里發送六七條關于面膜的內容,以及各種買家好評、交易打款、支付寶大額支出的截圖。

  比如她發在朋友圈的支付寶對賬單顯示,2014年12月,周夢晗的總支出是481205.68元。

  她描述自己的能量:“沒有伸手找家中要一分錢……現在(賣面膜)的成績雖然沒有達到一年8位數,但是也不遠了。”

  此外,周多次在朋友圈內曬各類貴重物品,其中一張圖片是一件水貂的皮草,價簽上是89000元。她說是回國置辦公司完全經濟獨立后,在圣誕前夕給自己買的禮物。

  也不是沒人懷疑過,有買家問她“三無面膜”的生產廠家,她的回答都是商標正在注冊、公司已經在案。

  除了零售,周積累財富的方式之一是發展下線代理。她曾經的代理之一安然告訴新京報記者,周要求對方要么一次性以每片12元的價格買走3000片蠶絲面膜,要么交3000元保證金和3000元協約金后,每兩個月必須以16元每片的價格拿走500片面膜。

  她還曾向下線代理們傳授如何應對買家使用面膜后面部不適的質詢。“正確應對的方法是鎮定,這時候別心虛,說錯話。”

  周夢晗在微信中對代理說,“先讓她發照片。表現你的關心與專業。然后為她分析,最重要的是問一句,你從前不起痘痘嗎?然后問最近生活作息如何?吃什么了?換護膚品了嗎?”

  即便是在和受害者最后對峙時,周也一直堅稱面膜沒問題,她在微信中熟練地報出化妝品生產許可證、營業執照、機構代碼、衛生許可、衛妝準字這些名詞,并說各項手續齊全,以打消對方的疑惑。

  拉黑粉絲 銷聲匿跡

  規劃好的致富腳本在今年年初發生了偏移,針對周夢晗的“毒面膜”,受害者們在網絡上一片討伐之聲,要求周退款賠償。

  在事發后初期,周夢晗曾讓買家退貨,退還了部分款項,包括一些代理的保證金。但事情的發展顯然超出了她的想象。

  2015年2月2日,周夢晗名為“小桃心”的微信賬號發布了最后一條信息:“因為近日質疑事件,檢測報告未出前,我不再發表有關此事的任何言論,我會給大家一個交代。”

  隨后的兩個多月,未見“交代”,也無音訊。

  多名曾經的粉絲、買家被周夢晗在微信中拉黑或屏蔽,有買家試圖通過寄貨和退貨地址、電話找到她本人,發現地址和電話均不屬實。

  新京報記者多次聯系周夢晗未果。周夢晗的父親在電話中承認已經知道女兒的事情,但并不打算接受任何采訪,以及對此事做出回應或對受害人負責。他自稱在杭州培訓,近期不會回商丘。

  有與周夢晗親密的朋友透露,周父并非沒有擔憂,他曾私下找到女兒的“合伙人”姚春光及其父母,請求他們不要將女兒的個人信息和家庭住址對外透露,以免惹來麻煩。

  在這樣一個尚未有秩序和監管可言的微商圈混,周夢晗認識的懂得面膜配方的老中醫是誰?代加工廠和她口中的各種商標、手續都在哪兒?

  伊湘,朋友圈內另一位面膜售賣者,對此不以為意:“不用出門,你去淘寶上就能直接下單定制面膜,寄到你要的地址,成本價也就一兩塊。”

  對于周夢晗銷售的“蠶絲面膜”、黑色果凍妝的“藥膜”,她只看了一眼就告訴記者,這里含有糖皮質激素,剛敷上皮膚會變得透亮,之后就會長痘、發炎,甚至長毛。

  至于那些使用者的好評、支付寶交易截圖,也都可以使用軟件和熟人幫忙“制造”,不值得信任。在伊湘看來,這些是朋友圈部分微商的“公開秘密”。

  維權很艱難,有人到當地工商部門投訴,被以“案發不在本地”為由拒絕受理。有人去報警同樣被拒絕,對方稱應找“案發地”,即周夢晗發貨地的鄭州警方來處理。

  也有受害者聯系鄭州金水區警方,卻被告知,此類案件在受害者本人所在地報案即可。

  無奈之下,柯靈決定走最后一條路:將于近期前往鄭州,委托律師起訴周夢晗,雖然不知道她人在哪兒。

  (應當事人要求,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我還在上學的時候一直很趕,我想比別人早點畢業。我想用最快的時間達到最好的成績,想每個階段都在靠前的位置……現在的成績(賣面膜)雖然沒有達到一年8位數,但是也不遠了。我覺得比較可樂的地方就是,到目前,算是空手套白狼吧,一毛錢沒用家里的。——周夢晗這樣描述自己的能量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