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工到1100億身價,十八年來他一直低調做人

2019-10-15 17:29 來源:互聯網

他,順豐的掌舵人,一生充滿著傳奇色彩。

他出生于上海,長于香港,十幾歲就開始做小工;因很多廠家都需要樣品寄到香港去給客戶看,于是跟人合伙做了快遞,往返于香港和廣東;后借父親資金與人成立專送快件公司,從此“順豐速運”應運而生;當公司專為直營店時,開始擴大規模,成為國內第一家使用全貨運專機的民營速遞企業;往后十幾年企業穩居行業第一,他就是王衛,身價1100億的順豐當家人。

10月10日是2019胡潤百富榜開榜的日子,王衛的排名由去年的第7名下降到今年的第12名,身價由去年的1200億下降到1100億元,但是他仍舊是快遞行業的第一人。

如今的快遞行業仍舊在每年增量100億件的速度高速發展,快遞行業的競爭尤為激烈,市場份額開始向一線龍頭集中,王衛旗下的順豐也開始擴展新的業務,覆蓋多個領域,開啟多元化的道路。

王衛的人生之路也是在順德這個遍地出商人的地方開始的。

王衛,1970年的時候出生在上海,7歲跟隨家人去了香港居住,高中畢業后開始在香港叔叔的手下的染房做小工。

做小工的時候,是離開香港來到了廣東順德,但是久而久之發現運送樣品去香港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因為樣品需要加急的,所以當時的王衛就開始做一些運送樣品的工作,剛開始只是簡單的接送一些東西,拉著行李箱在兩地跑,然后需求量越來越大的時候,行李箱都拉不下了,于是開始跟人合作開了一家快遞公司,專門做運送業務。

1993年,王衛在跟父親借了10萬塊錢的資金后,與幾個伙伴合伙成立了專送快件的公司,在廣東順德市成立順豐公司,剛開始公司只有僅僅6個人。同年,申通也成立了。

剛開始公司成立了,主要做的還是熟人生意,哪里有文件、樣品要發,就給王衛打電話,王衛就親自去取,第二天以私人攜帶東西出境。

因為當時門檻低,速度快,很多人都開始效仿做這一行業。

但是王衛不貪,別人每天工作8小時,他就每天工作16個小時,天天接單、拿件、送貨都是一個人完成,就靠著王衛人拉肩扛的拿下了順德到香港70%的快件。

順豐的快速發展離不開王衛的殺伐決斷,每次都把握的很準。

期初順豐開始擴張的時候做的是加盟店,因為這樣擴張的速度是飛快的。但是沒多久,加盟店的弊端一步一步的都顯露出來,一邊是貨運中私自帶貨,一邊是加盟商截胡變成對手,另外客戶不滿的電話一個接一個來。

在這種狀況下,2000年,王衛決定將所有的加盟店全部改為直營店,將所有的站點權限上收。各地方站點改成直營店以后,雖然成本增加了,但是客戶的服務質量也有了保證。

更關鍵的是他將整個業務鏈都抓到了手里,防止出現各個環節的錯誤,也防止了各個站點出現貪污、腐敗的問題,將業務、支出、運輸、配送站點等全部拿到手里,進行統一管理。

王衛將公司的各地方的業務都統一管理后,各地方的業務也開始逐漸上升和開展新的業務,而這時候國內快遞市場的競爭日益激烈,韻達、圓通、中通、匯通相繼登上歷史舞臺,為了進一步增加自己的業務量,于是王衛準備將自己的快遞進行“提速”。

“提速”是在日益競爭激烈狀態下唯一能做出改變的事情,而想提速就想到了飛機。

2003年,王衛與揚子江貨運達成協議,租下了對方5架737貨機,將順豐變成當時第一家開始運用飛機進行貨運的民營快遞公司。

而這時,全國范圍內的大規模“非典”,也將網購開始帶火了起來,這樣快遞的業務也在逐漸上升。

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主要城市,要求快遞是要做到夕達朝至的速度,全年365天無論節假日都能送達,確保讓客戶第一時間拿到貨物。

就這樣“速度”變成了順豐的標志,所以很多需要趕時間的企業為了自己的貨物都開始跟順豐合作了起來。

一直到2006年,順豐一直在高速的擴張中,當時王衛已經在國內擁有2個分撥中心、52個中轉場,快遞業務覆蓋國內100多個大中城市、300多個縣級市等,將順豐的業務逐步開展起來。

而快遞行業人力是很費的,有時間為了把包裹都挑揀出來,需要很多人來回整理,其中會出現很多的無用功,為了將人力的成本一步步的節約出來,于是開始投資開發新的人力運營體系。

當時王衛每年投資了5000多萬,背后是2000多名IT人員的不懈努力,終于將物流管理運營系統開發了出來,包括訂單管理、分揀支持、時效管理、指揮調度,在這樣的情況下,所有的流程是一目了然。

而通過整套系統的調度中心可以看到整個快遞的全部流程,客戶下單、分揀、轉運、派送等一目了然,而快遞員的工作就是通過“巴槍”輕輕一掃,就可以很快的將單子分撥出去。

在這樣的情況下,所以順豐才可以連續8年獲得客戶滿意率第一的排名,然后業務在這樣情況下逐漸的一步步的擴大。

2005年的時候,順豐的營業額是16億左右,但是等到2010年的時候,短短5年的時間,順豐的營業額已經達到120億元,5年的時間營業額翻了近8倍。

就這樣順豐的營業額一路漲,到2017年順豐在深圳上市的時候,成功一字封停,總市值達到2310億元,成為當時深市第一大市值公司,而王衛憑借著順豐的上市成功,個人財富一路達到驚人的1470億元。

 

王衛從剛開始創業一直到上市,公司很長時間都處于缺錢狀態,但是他從未向資本妥協,不想讓人投資順豐,一直默默地堅持了下來。

2004年的時候,當時順豐在國內的在快速擴張中,這個時候美國快遞老大聯邦快遞找上門來準備收購順豐,希望以40-50億之間的價格收購,要知道當時順豐一年的營業額也不過才13億元,但是王衛不為所動。

此后,都有很多投資界的大佬來找過王衛希望對順豐進行投資,而他們開出的投資條件一個比一個好,但是王衛仍然不為所動,全部都拒絕了。

而很多人都很奇怪,為啥不要錢呢?這樣可以讓順豐繼續快速發展啊。對于王衛來說,順豐就像是他親手撫養的“孩子”一樣,他不希望別人來跟他爭奪。

在這樣的狀況下,王衛的順豐一步一步的走過來,比別的公司更能感受到其中的艱辛,而王衛也是做過基層快遞的工作的,他知道這里面的辛苦是怎樣的,所以他寧愿自己的股東收益低一些,也要讓這些基層員工可以拿到高一些的工資。

在快遞界,眾所周知順豐的快遞小哥是工資是行業最高的,超過一萬的比比皆是,而到節假日的時候,順豐的開年紅包也是相當豪爽,而這還不包含順豐的一些福利,如境外旅游、員工家屬體檢,能想到的基本都有。

王衛對于手下人從來都是特別大方的,他將自己的公司員工不作為普通的勞務關系存在,讓所有的順豐快遞員都當自己的老板,因為他們的酬薪都在自己在掛鉤,這樣的情況下,順豐的員工對于企業的歸屬也是有一種很好的存在感。

而在2016年4月16日,因為底下的小哥開車與一輛黑色現代車發生剮蹭,然后被掌摑6次,王衛怒了,他表示“如果順豐快遞小哥被打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順豐總裁!”而這一次事情,不但小伙拿到了應有的補償,更讓順豐的小哥看到了老板對他們的維護,而那位小哥也在2017年順豐上市的時候來現場敲鐘。

王衛創業十八年來從不接受任何媒體的采訪,雖然很低調,但是順豐旗下組建的順豐公益基金,成立于2012年后,一直在憑借著其物流優勢,一直在進行各個公益活動,短短四年從剛開始2014年的1894萬余元到2018年的時候支出1.33億元。

王衛從2017年上市后,2017年胡潤富豪排行榜公布,王衛以1500 億人民幣財富在當年排名第六位,而到今年《2019年胡潤百富榜》發布,王衛以1100億元位列第12位。隨著快遞市場的競爭日益激烈,順豐的優勢在不斷的下降。

而這些年順豐又開始走多元化的路線,王衛希望未來順豐的員工可以適應多元化的發展路線為順豐的道路開辟提高競爭力。

雖然順豐在現在很多人的眼中是一個及時達的快速快遞,但是對于王衛來說,他認為,“可能大家認為順豐快,但我認知的快,跟我追求的快,跟我今天做到的快還有差距。”

這樣可以看出王衛對于現在的快,還是不認為是最快的,所以他需要將未來的順豐進一步的發展出更快、更好的運營方式。

如今快遞行業的競爭太激烈,順豐已經到了瓶頸期,未來順豐將走什么樣的道路,來為企業的走出一條新的多元化道路,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