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如何找準啟動時機?

2019-10-14 14:24 來源:互聯網

barrel-blue-daytime-1295138.jpg

我們根據自己在創投領域的積累和認知,認為創業者在把握創業時機時,應該思考這三個關鍵因素是否合適,即:技術成熟度,經濟動力,文化接受度。

作為創業者,你通常無法控制這三個因素(它們都屬于外部環境),但你可以觀察和了解他們,以此確定自己什么時候在哪個領域創業,并對資源進行合理分配。

因素一:技術成熟度

確定合適創業時機的第一個因素是技術的成熟度。如果沒有低延遲的語音識別、智能手機、云服務、藍牙和其他傳感器等技術和設備,那么語音助手(Alexa),流媒體服務(Twitch,Netflix),共享出行(Lyft,Uber)和可穿戴設備(AirPods)方面的創業和產品都不太可能成功。

對于創業者而言,太早進入市場和太晚進入都一樣是錯誤。若一家創業公司進入市場時沒有使用正確的技術,那么它們不太可能在自己所在的賽道中脫穎而出。我們觀察到,大多數成功的創業者對新興技術的發展軌跡有清晰的理解,并懂得如何利用這些技術打造能提供革命性用戶體驗的產品和服務。

因素二:經濟動力

創業者要不斷關注技術的前沿,同時也要密切關注經濟趨勢。經濟動力能創造新的創業機會,例如某一種產品服務從無利可圖變成有利可圖,或以往的利基市場從小變大時。如果創業者對整體的經濟和市場趨勢不夠關注和了解,不懂得如何將其應用于自己創業公司正在解決的問題,那將會錯失大量機會。

當昂貴的東西變得便宜時,它會產生經濟動力,例如離網型太陽能發電系統只有在太陽能電池板成本下降時才會有大的發展機會;當電池技術進步,相同容量成本大幅降低時,電動汽車的發展之路會更順暢。摩爾定律的存在,則讓PC和智能手機有了大規模普及的機會。

當某一產品的價格超出了人們的期望時,同樣會催生機會。昂貴的有線電視訂閱和音樂唱片一定程度上推動了Netflix,Spotify和Hulu等流媒體公司的興起。固定人力成本的高昂和部分經濟體的增長停滯,催生了零工經濟和TaskRabbit,Postmates,DoorDash等創業公司。

宏觀經濟力量的變化(例如衰退)創造了共享經濟,在美國金融危機之后的幾年里,Airbnb和Lyft的崛起并非偶然。

因素三:文化認同

文化認同雖是無形的,但直接關系到消費者的認知和行為,它們也會對市場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例如,如果不是先有了博客,有了Facebook和“自拍”文化,當Instagram出現時,它的成功幾率會小很多。它的成功,除了智能手機普及,手機攝像頭功能更強大以及移動網絡成熟之外,還得益于Facebook和Twitter等前輩應用培養了用戶,尤其是年輕用戶在線分享的習慣。

綜合案例研究:iPhone

在創業和推出新產品時,選擇一個良好的時機是至關重要的,一個失敗的例子是Palm Pilot,在iPhone出現之前的創新產品。

從19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Palm Pilot展示了很多具有開創性的新技術,這其中就包括了現在的智能手機使用的多項關鍵技術:觸摸屏,移動處理器,基于觸摸屏交互的移動操作系統。但是它卻并沒有引領智能手機行業,原因是它還缺少兩個關鍵的外部因素:智能手機在通信上的基礎設施(技術成熟度),iPod等帶來的移動數字設備的使用習慣(文化認同)。

當智能手機的關鍵因素在2007年左右達到臨界點時,iPhone橫空出世,Palm Pilot已經使用了多年的核心技術幫助蘋果躍升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幾家公司之一。

可能有些人會把蘋果的成功歸功于它在產品創新和用戶體驗方面的天才,這些也是重要的因素,就像封閉的iOS建立起來的體驗和生態方面的護城河一樣。但蘋果能夠創造如此巨大增長的真正原因是他們發現了市場的臨界點,并在正確的時機選擇進入。

能夠找到這個臨界點并充分利用時機的公司大多能取得勝利,蘋果在智能手機行業找到了臨界點,亞馬遜和阿里巴巴是電子商務,而谷歌是搜索;歷史上其它那些定義了一個行業的偉大公司也都是這樣做的。

Palm Pilot的失敗在于,它把先行者優勢用錯了地方,重要的不是必須早于或晚于對手進入市場,而是在與市場爆發的臨界點最接近的時機進入。想找到這個臨界點,創業者就要將技術、經濟和文化力量結合起來,綜合考慮,尋找時機。

延伸 · 閱讀